(全)瞬间跨出友谊区,一小时成功诱惑TD7分LJ | 丢雪网|泡妞把妹恋爱技巧,泡学PUA|

(全)瞬间跨出友谊区,一小时成功诱惑TD7分LJ


那天晚上,她像只小猫似的趴在我怀里,捏着我的脸戏谑道:“你这只披着羊皮的狼,之前真没看出来。”
  
我笑道:“我觉得狼皮就很不错,需要伪装吗?”
  
“你什么时候开始打我的主意?”
  
我看了下手表,沉思片刻后一本正经回答道:“一个多小时前。以前没把你当盘菜,也就没动筷子了。”
  
然后遭来一顿粉拳。
  
天地良心,在此之前我真只当她是哥们。
  
那天我正好和交往了五个月的女朋友分手。我选择了这样的生活方式,当断则断,做了决定,就应该义无反顾,虽然那瞬间心里溢满各种难过的感觉。
  
我的爱情向来活不过半年!
  
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反复思考一个问题,我到底为何学 泡学 ?仅仅是为了去一次又一次的 TD ,去享受征服女人后看着她们在你身体下声嘶力竭的快感?不是,这种感觉不正确。我想,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那么一份邪恶因子,我只是真诚面对本心。
  
男人喜欢美丽且有魅力的女人,我也是。当我遇上了,就用自己的魅力将她吸引过来,最后做一切我爱做的事情。接着,将这些经历写成一个又一个精彩的故事。
  
我其实是个渴望爱的人,我爱护对我好的女人。
  
只有在这一场又一场惊险刺激的 game 中,我才能感觉到生命如此新鲜动人的一面。
   用浪迹的话说,我喜欢这种有惊喜的生活。
  
那晚大概快 11 点半了,我躺在床上想着这些乱七八糟问题的时候,她突然给我打来电话。暂且叫她小夜吧。
  
“ hello ,在干嘛呢?”
  
“在接你电话。”
  
“哈哈!切,不好笑。我这两天上来忙事情,现在好无聊啊,嘿嘿,给你个表现的机会,说两个笑话给姐听听。”
  
她确实比我大一些, 7 分,结过婚,有车有房有小孩,日子比小康还小康。一年前与她认识于偶然,两个人都是活泼的性格,所以很聊得来。她很欣赏我,还试图给我介绍女朋友, TD 后揶揄我道:“还好你们后来没成,不然我这是将我的好姐妹往火坑里推。”
  
当时她介绍的那个妞确实被我吸引,不过分数有些低,哥坚决不泡 6 分以下的妞。
  
情景回放。
  
“笑话我这有一大堆,不过没好处的事哥不干,你要是肯端茶捶背,再服侍小爷沐浴更衣的话,这事也不是没得商量。”我骄傲风趣道。
  
她在电话那头说了什么我没听清,信号断断续续的。
  
小夜道:“电话有点问题,你等一下,我再给你打过去。”
  
“你挂掉,我给你打过去。”
  
“不行,我打,不准跟我抢。”她有点调皮道,可爱死了。
  
然后重新给我打过来,笑道:“嘿嘿,现在怎么样?能听到了吧。”
  
“笑得傻乎乎的!这么晚了还打电话勾引我,准备怎么肉偿?”我笑道。
&nb(diuxue.com恋爱学院)sp; 
“咱两的关系还要说这个,太见外了吧。我一个人在家实在太无聊了。”
  
我认真地回味了“咱两的关系”这句话,虽然和她认识的时间不短,不过真正见面的机会是非常少的,我是个事业心挺强的男人,她也是。一个人吗?那么一瞬间,我突然想 TD 她。
  
就试探着问:“我突然有一个比较疯狂的想法,咱们一起出来吃宵夜怎么样?” (关键, game
begin )
  
小夜在电话那头沉吟了一会,道:“不出去了,换衣服麻烦死了,现在也不想开车。”
  
我心头骂了声日,哥知道你有车,不用特地 DHV 。
  
不过马上她又说:“要不你来我家吃吧,我家能煮东西。”
  
我当时就懵了,勾引啊,诱惑啊,这天黑风高杀人夜,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干柴烈火的,不擦出点什么还怎么对得起泡学?
  
当机立断答应下来:“ ok ,想吃点什么?”
  
她似乎也感觉到有点不妥,语气微转道:“这个点超市哪有开门啊?而且我不会做东西。”
  
“那我带熟食过去。”我已经开始穿衣服了。
  
“哦,那好吧。你要去哪里买东西啊?”
  
“这就是我的事了,先挂了,一会再联系。”这是我的风格,不用将所有问题想好后再去做,只要有可行性,就马上行动,然后一边行动一边思考下一步。
  
迅速穿戴,稍微整理了下发型,对着镜子中的自己,坏笑了一下。
  
出门后,家楼下就有大排档,点了一些串,为考验小夜是否会临时反悔,打电话过去:“吃的 ok 了,你那有酒没?”(引入酒,小夜并不抗拒)
  
“没有啊。”
  
“好吧,我带过去。你具体地址是哪?我一会就打的过去。”
  
“我给你发过去吧。不是很好找,你先问一下师傅认不认得路。”
  
“ ok ,先挂了。”在确定不会被放鸽子后,心情大好。真省事,连诱惑去酒店这一步骤都可以直接省略。
  
看着老板慢吞吞的模样,实在忍不住道:“哥们你快点啊,还要多久才好?”
  
老板道:“别急!多烤一会才好吃。”
  
看着他那张胖脸笑呵呵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,我真想拿块砖头拍死他,然后揪着他的耳朵告诉他小爷赶着去泡学,这女人是情绪多变的动物,天知道磨蹭久了会不会激发她的 ASD ,耽误了小爷的时机看我不割了你的命根子当串烤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  
半小时后,我拎着啤酒和烤串来到她所在的小区。以前的见面都是在咖啡吧之类的地方,这是我第一次到她家来。
  
刚走到她那个楼层,她就已经站在门口对我笑道:“就猜到是你,快进来吧。”
  
对我的到来她完全没有避讳,穿着一身格子睡衣,上身披了件外套,长发披散,笑颜如花。
  
我则在心里阿弥陀佛,佛祖,您看到了吧,不能完全怪我!
( 见面后的首个对话至关重要,直接影响当晚的气氛 )
  
“哈哈,肚子真饿了,看上去味道蛮不错的样子。不过我不会喝酒。”小夜对着食物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。
  
“瞧你馋的,谁一天到晚喊着减肥来着?”小夜并不胖,只是丰满(我喜欢这丰满,特有肉感)。
  
“哼,难道你没听过?不吃饱,哪有力气减肥?”下巴一扬,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。虽是结婚几年的SF,很多时候却依然是个小女孩的性格。
  
然后仔细地端详我:“哎哟,你晒黑了耶。”
  
我风趣道:“哥的帅气与魅力不会因为黑些白些而受影响,有些小妞还觉得我黑了更 MAN 更有味。”
  
之前花了一周时间旅游,回来后确实黑了一圈。
  
“哈哈,你好自恋啊,又祸害哪些小女生了?”
  
“我一直都是受害者好不好,真混得太惨了,总被小妞泡。魅力大不是我的错,这天生的缺点一直都在改。”我一本正经地说这些洋洋自得的话。小夜听完就上来打我。
  
我环视了一圈道:“你这房子不错,不让我先参观下?”
  
然后例行的参观,看着她们家的两居室,我正思考着一会是在这间房 TD 还是那间房 TD 的时候,小夜忽然心有灵犀道:“我比较喜欢在这个房间睡。”
  
我看了她一眼,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。
  
她不明就里,白了我一眼道:“长这么黑,笑起来难看死了。”
  
这简短的参观,让我熟悉了目前所处空间的构造,对我接下来的行动有不小的帮助。
  
在看她家阳台的第一眼,我就决定今晚的战场从这里开始。我趴在栏杆向下眺望,对她笑道:“这种吹着夜风往下眺望的感觉真舒服。咱们的夜宵就在这里开动吧。”
  
这是我对她说的理由,真正的理由是:阳台不开灯,只利用外面的灯光会显得更柔和更轻松更有气氛,然后呢?女人当然也就更容易感性了。
  
“好啊,你去搬桌子。”她雀跃道。
  
“这种体力活怎么好意思让客人做,你去搬桌子,我去拎夜宵,提案成交。”我逗她道。
  
她听完后又好气又好笑,像只小母老虎般瞪着我,我在她发飙前笑道:“好吧好吧,我去搬,不过你一会得给我捶背,毕竟是件体力活啊。”
  
然后闪人。开酒的时候特不给力,她家没起子,我用一个酒瓶将另外一瓶酒开完后,纠结着最后一瓶酒该怎么开。
  
“用牙齿啊,这都不会,是不是男人啊。”好不容易找到个埋汰我的地方,她可不会简单放过。
  
“你会你来。”我将酒瓶子递给她。
  
“我不会啊,因为我是女人嘛。”她理所当然地像是在推理一道数学题。
  
然后我开始了艰难的开瓶之旅,最后束手无策道:“妈的,搞不定,我从不用牙齿,一般没起子的话,用筷子也 ok 。”
  
看了她一眼,见她没什么表示,以为她不想给,就道:“行,开一瓶先喝一瓶吧,晚些总会有法子。”
  
“是你自己笨,干嘛不买灌装的。”
  
“你以为我没想过,问了两家,都只有瓶装的,估计是方便那些喝高干架的人拿瓶子砸脑袋。”我开始瞎掰,然后往她杯子里倒酒。
  
“好了,可以了,不准再倒,我出了名的一杯就倒。”酒过半杯后她阻止我的动作。
  
我没理会,一边继续一边说道:“买东西的是我,搬桌子的是我,现在倒酒的还是我,你好意思就喝半杯忽悠我?”
  
她乖乖让我倒满,露出狡黠的笑容道:“一心要灌我,你想做什么呢?”
  
我反问:“你想我对你做什么呢?”见她表情有点躲闪,我叹了口气道:“哎,我这么纯洁的人,早晚被你教坏。”
  
她突然叫道:“哎呀,我家忘记买锤子了。”
  
我:“干吗?”
  
“敲死你啊。”
  
和她在一起确实很开心。然后两人开始扯淡,吃得只剩下一条鱼和几根牛肉串,我对她道:“这条鱼干吗不吃?味道蛮好的。”
  
小夜一边啃牛肉一边做了个厌恶的表情:“不要,太腥了,一会嘴巴要臭了。”
  
当时我脑袋里闪过一些想法,比如:是吗?我觉得不会啊,不信你尝尝?然后强吻她。
 &nbs(die~xu.e*恋*爱)p;
不过我没这样子做,社交直觉告诉我还不是时候,当时的气氛这么做不妥,甚至有可能搞砸。
  
于是用了另外一个惯例:“你牙缝里有肉。”
  
“是吗?”她用舌头寻找了半天,没有找到,然后看到我坏笑的眼神,丢给我白眼道:“你牙缝里才有肉呢!”
  
我道:“你是不是想吃?我可以抠出来给你。”
  
然后我看着她精彩的表情哈哈大笑,举起酒杯将酒一饮而尽。
  
她喝了一些,可能真的不胜酒力,对我道:“我喝不下了,剩下的你帮我喝掉。”
  
我当时甚至怀疑她是不是学过泡学,让我喝她剩下的酒,不仅是个服从性测试,还是个轻微的进挪。
  
我把嚼得还剩下一半的烤鱼递到她面前道:“ ok ,你把它解决掉,我就喝。”
  
“我不要,不就点酒吗?还难得住我?”她仰起头咕叽咕叽将酒喝了一大口,马上吐舌皱眉道,“苦死了,真不明白你们男人为什么这么爱喝酒。”
  
其他人我不知道,就泡学范畴来说,酒是开启女人身体的钥匙。我心想。当然,这话不能说。
  
很快,第一瓶酒顺利解决。我将剩下的那瓶酒放在桌子上,努力端详道:“我需要一把武器。”
  
“起子木有,有剪刀。”
  
“姑且一试,还不快去给小爷拿来。”
  
很不给力地,手握剪刀,依旧奈何不了一个小小的盖子。小夜双手托腮,饶有兴致地看着我。
  
我颇没面子,对她道:“别花痴了,对你这类倾慕的眼神哥早已习以为常了。”
  
小夜做了个“我吐”的姿态。我不理会,抱怨道:“你这什么破地方嘛?连双筷子都没有。”
  
“筷子?筷子我家有啊!怎么可能会没有筷子。”
  
“那你也不早些拿出来?”
  
“你没向我要啊。”小夜做天真无辜状,看得我真想上去掐死她。
  
“我不是跟你说了有筷子的话也 ok 吗?”
  
“恩,这我听到了,但我还是没听到你向我要筷子。”小夜露出一脸的奸笑。
  
我完全明白了,这妞在玩我。见我作势欲掐,她道了声“姐闪”,像阵风一样闪到厨房取筷子了。
  
用筷子顺利将瓶盖撬开,小夜忽然指着我的手指道:“哎呀,流血了。”
  
我看了眼,无名指轻微裂开,应该是用剪刀时候不小心蹭到。
  
小夜道:“咋办啊,我家没创可贴。”
  
我道:“没关系,纸擦一下就好了。”
  
然后呢?然后,她心疼地拿着我的手吹气,小心吸允。再然后,两人四目温情相对,我一把将她抱起,她害羞地躲在我的怀里,来到卧室,关灯, TD 。
  
如果情节是这样,那就是 YY 了,小说常用的桥段。
  
现实是什么情况呢?她听完后哦了一声,不再鸟我,连张纸都没给我。妈的!
  
消灭掉所有的食物后,我端着酒杯倚栏而眺。小夜则拍着肚子道:“完蛋了,完蛋了,又要胖了。”
  
我瞄了一眼她那压根就没什么变化的小肚子,道:“没啥变化啊。”
  
“现在没有,明天就有了。”
  
我没再理会,女人压根就是个无法理会的动物。
  
“你这几天忙不忙啊?”她问我,我看了她一眼,没说话,喝我的酒。
  
“咋突然不说话啦?”
  
见我还是不吭声,她端起酒杯走到我身边,道:“哑啦?”
  
我:“我发现转身和你对话这个动作蛮费劲,所以等你过来喽。”
  
她打了我一下,指着酒瓶道:“还有一半,交给你解决了。”
  
我给自己满上,剩下的欲往她被子里倒。小夜马上皱眉道:“不喝啦。”
  
“你准备一会拿着空杯子和我聊天?这么没劲的事。”然后不由分说,往她杯子里倒。我从未想过要把她灌倒然后怎么怎么样?这种低层次的做法没什么意思,我享受两个人互动的感觉。让她喝酒只是在进挪她的服从性。而且,酒精壮人胆,更容易放得开。
  
“干杯!”我的瓶子跟她的敲了一下。
  
她喝了一口,将酒杯晃了两下道:“看来姐也蛮能喝的嘛!”
  
然后伸过脑袋看我的杯子,大惊小怪道:“你剩的比我还多。”
  
我对她展现了一个自信的笑容,又仰头喝了一大口,举杯示意她道:“光了。”
  
她往我杯底瞄了一眼:“骗人,还剩一些。”
  
我故意将杯子往她相反的方向移开一些道:”你眼花了,见底了,不信再好好看看?”
  
她的脑袋伸了过来,正准备认真研究的时候。我的左手有力地按住她的后脑,绝对强势地亲她的嘴。 ( 转折点)
  
她当时大概完全懵了,过了三四秒,当我的舌头在她的嘴巴里搅动的时候,她终于反抗道:“不要!”
  
然后开始推我,脸左右躲闪。我不想逼得太急,放开了她,看着她,她也看着我。我测试性地再一次将脸靠近,她的脸马上躲开。
  
进挪受阻,最好的做法就是向后退一下。当时我的直觉告诉我,如果我完全放开她,两人瞬间没有肢体接触的话,会有问题。所以我将她拉到身前,我从身后轻抱着她,在她侧脸亲了一下,这次她没有反抗。
  
我的头枕着她的肩膀,在她的耳根处轻声问道:“ 10 分是满分,给你的 kiss 打分的话,你自己打多少分?”
  
她马上以鸵鸟姿态回答:“没听到。”样子可爱死了。
  
我道:“撑死两分。”
  
“没听到。”
  
我果断转换话题:“把你手伸出来下。”
  
“干吗?”她问,不过还是服从了。
  
我捏着她肉肉的小手道:“肉肉的,像猪手。”
  
她不服气道:“是可爱好不好。”
  
我:“你知道这五根手指的来历吗?”
  
然后剽窃前辈们的惯例开始一顿忽悠:“大拇指代表众神之主宙斯,宙斯很厉害你知道吧,所以夸人都用大拇指,说明你很牛。然后食指呢,食指代表战神,战神总爱惹是生非,所以不友好的时候,都是用食指指着别人。中指呢,是一个很屌的神,总对世人不屑一顾,他的名字和来历我也不屑一说(其实是功课没做好,忘记中指代表什么,瞎掰呗),所以当你不屌别人时,这手指全世界通用。无名指代表爱神维纳斯,你知道为什么戒指要戴在无名指上吗?”
  
“为什么啊?”她歪着脑袋问,完全进入我的框架。
  
“你双手像我这样做,中指向下弯,抵住,其他手指互相并在一起。好,现在把大拇指分开,是不是很容易,再把食指分开,是不是也不难,然后小指头分开,也 ok 吧。最后,再把这两个无名指分一下看看,是不是恨难。”
  
我看着她左手无名指上那枚戒指,光芒闪亮到刺眼。
  
她发现这个现象后,像小孩般欢快道:“呀,真的啊!那小指头又是什么?”
  
“小指头代表轻蔑之神,那名字贼长,就不细说了。在日本对别人竖小拇指有两个意思,一是指对方的女人,二则是轻蔑之意。”功课实在做得不足,不过好在瞎掰功力还算 ok !
  
(diuxue.com最全面的男性恋爱学院)
这个惯例用得还算成功,既缓解了当时尴尬的气氛,转移话题,也让我成功 kino 。不过在惯例结束之后,两人又陷入了短暂的沉默。小夜推了我一下:“我去洗手间。”
  
我估计她此时心绪难宁,到洗手间去洗脸。我依然保持框架,倚在栏杆上。五分钟后她回来了,半笑着对我道:“这个时候应该还有车吧,再晚的话就不太好打了。”
  
妈的,竟然下逐客令。
  
我岂能认熊,笑道:“你心忒狠了些。这么夜了,遇上打劫之类的怎么办。要不我在这里将就一晚上。”
  
她抿了下嘴,没回答。
  
我拍了栏杆一下:“过来,陪我聊天。”
  
她走了过来,不过和我离得有些远。
  
我道:“我有瘟疫吗?干嘛离得远远的。”
  
“这样挺好的,又不是听不到。”
  
我开始没话找话说,她也有回应。不过社交直觉告诉我,此时的谈话不管我说什么,感觉都不对了。
  
我想结束这该死的气氛。决定运用下一个惯例。
  
“我们玩一个游戏。”
  
“好啊,什么游戏。”
  
“正话反说,我问你问题,你回答相反的答案。比如我问你是男的女的,你就要说男的,明白吗?”
  
“哦,那你问吧,等等,不会有什么陷阱吧。”
  
不得不说,女人的雷达真不是一般的准确。
  
“能有什么陷阱,跟你说过多少次了,我是个单纯的人。”
  
“我呸。会不会我的回答连成一句很傻的话,然后被你耍之类的。”她又开始琢磨。
  
妈的,这个惯例还让不让人运行了。我果断在她脑门上赏了一颗爆栗。
  
“开始了哈,你有上班吗?”
  
“厄……今天有,我还是感觉有陷阱耶。”
  
“哪那么多屁话。回答快些,现在饿不饿?”
  
“饿。”
  
我是第一次使用这个惯例,然后我就悲催地发现不知道该怎么继续问了。准备工作还是需要的,没办法,只好直接跳到我想问的那句话:“我可以吻你吗?”
  
“恩?什么?”
  
我当时以为她装傻,后来她告诉我她确实没听清。我没管,就想亲她,谁晓得她此时反荡妇机制全开,全力挣扎。
  
我很不爽,趴在栏杆上不说话。小夜没说什么,不过我能清晰地感觉到她完全防御我了。
  
我苦笑道:“ sorry ,没想到弄成这样。你现在是不是怕我?”
  
“没有啊。”
  
“傻傻的,我跟你聊会天,一会儿就走。”
  
她没回答,然后气氛往不好的方向发展,我甚至找不到话题,两人的对话也显得越来越无聊。
  
她进厨房倒了杯开水,出来后对我道:“要不你晚上在这间睡,我到那间去睡。”
  
“我不困,咱们再聊一会。”我道。
  
“不聊了,我困了。晚安。”然后像兔子一般溜回她的房间,房门上锁。
  
我一个人空荡荡地趴在床上,我不要这样啊。不死心,拿出手机给她打电话:“真睡不着,过来聊聊。”
  
“不要,就电话里聊。”
  
“我腰疼死,你帮我揉揉,我给你讲两个笑话。”
  
“才不管你。”
  
“需要这么坚决吗?”
  
“需要。”
  
“那好吧,快睡吧,晚安。”
  
挂断电话后,我感觉这事基本已经搞砸了,而且我跟她的友情,也到此终止了。
  
我脑袋的涡轮再一次转动,还可以用什么方法逆转局面?
  
去敲她的房门?不仅无用,还特别地 DLV ,这种没有吸引力的行为决不能做。
  
发短信?电话都打过了,短信还有个鸟用。
  
小夜明显感觉到了我的威胁,她现在处于全副武装的防御阶段。可以说,我现下提出的任何要求,做的任何尝试,都无法通过。
  
我只剩下最后一条路,也是最后一个机会。 (影响整个战局的决定,无作用的话,只能 over 了)
  
无法前进的时候,就退吧,不过,别真退!
  
我穿起我的外套,来到客厅,弄出一些声响。没有开灯,利用窗外照进来的光线,穿鞋子。同时,将大厅的门打开,声音很大,她绝对听得到。
  
果然,当我穿第二只鞋子的时候,小夜房间的门开了。她好像走向我刚才的房间,同时叫我的名字。
  
我没有回应。
  
“你在哪里?”她又喊了一声。
  
“这里啊。”我穿好我的鞋子,然后跳起来蹦了两下。
  
她穿着睡衣,黑夜中像个精灵飘了过来。
我对她笑:“今晚 sorry ,我不留下了,对你不好。”
  
她没说什么,不过我看到她表情复杂,眼神中似乎还有一丝不舍。当我自作多情好了, pua 都需要自作多情。
  
我跨出到门口,把她拉过来道:“我抱你一下吧。”
  
她没有什么抗拒,我就将她抱着,然后手臂用力,越来越紧,几乎想要将她融入骨髓。
  
吻着她的额头,温柔细语道:“知道吗?我多喜欢你。”
(虽然用了技巧,但在那瞬间对她说的这些话,是真心的,女人的雷达会做出分析)
  
她低着头,有些害羞。
  
我抬起她的下巴,温柔地吻了下去。她安静了片刻,终于伸出舌头给我回应。
  
热烈的缠绵中,我轻轻地将她往屋里推。重新跨进那道门的时候,我知道我今晚胜利了。
  
我一边投入,一边反过手,想要将门关上,不过似乎被什么卡住了。接吻的姿势让我的眼睛看不到地面,该死的。
  
我只好暂时和她分离。
  
“鞋,鞋掉了。”原来是一只拖鞋。她右脚提着,蹦蹦跳跳到门前穿上,我果断将门关上,然后牵着她往她的卧室走去。
  
我没回头看她,只感觉她的脚步有一些犹豫,不过还是乖顺地让我牵到卧室里。
  
我将她压在床上,一顿狂啃,她也很动情,不过理智仍在,让我不要这样。
  
脱她的衣服,坚决不肯,反而裤子容易得多,结果一个晚上数度温存,她都是穿着衣服进行的,估计是怕我在她上身留下痕迹。
  
TD 前引发了她最后的抵抗,按照前进一步受阻就退后两步的原理,我不懈努力着。
  
我抱着她的头,深情款款道:“亲爱的,我从没想过伤害你,也不会破坏你什么,只想对你好,如果你真不愿意,我不会舍得强迫你的。”
嘴上这么说,手和嘴可都没有闲着。最后发现耳朵和脖子是她的敏感点,特别是脖子,每一次的亲吻都会有巨大的反应。
  
从微抗拒到投入接受,这需要男人极大的耐心,大概有半个小时吧,她的防御终于在温情中崩溃……
  
完事后,她乖顺地猫在我怀里,主动吻我,说好像正在爱上我,这里涉及女人的后情绪合理化,就不做分析了。
  
正是这一次又一次无法预料的挑战,才让我感受到生命如此新鲜动人的一面!
PS :帮兄弟浪迹打个广告,五一 PUA 培训计划,让你真正掌控 Game 。




(全)瞬间跨出友谊区,一小时成功诱惑TD7分LJ 来源于丟雪网:https://www.diuxue.com/pua/5130.html 丢雪网官方QQ群:341968078

泡泡PUA成长之路,泡学把妹交流QQ群:164594858欢迎加入
声明:以上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如有异疑请发邮箱投诉,tousu@diuxue.com

(全)瞬间跨出友谊区,一小时成功诱惑TD7分LJ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
亲,不支持纯字母、符号评论哦~

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